亚游AG|注册   门前两个昏昏欲睡的府兵守卫,立即被蹄声惊醒。想-免-费-看-完-整-版请百度搜-二人顺声看去,却见暗中一骑正缓缓走来。

  “来人止步,将军府前,下马静行!”府兵跨步前迎,出言警告。

  谁知来人竟向他们走来,随之一道阴泽泽的声音传来:“告诉你们庞军,飘渺有使前来。”

  “大胆!你是何人,竟敢直呼将军之名!啊~你你是”

  来人缓缓抬头,罩头之中,竟现两团幽冥鬼火,顿时吓得二人魂飞魄散。

  啪~

  来人手中飞出一枚骨牌,落在一人手中:“速去交与你家将军,他自会知道我是谁。”

  “是是,大人稍等,小的这就去。”

  那人拿了骨牌,连滚带爬跑进府去。剩下那人自叹倒霉去通传的不是他,只好在一旁战战兢兢,大气都不敢喘。

  时间不长,一人匆匆而来,看其威势,竟是庞军本人!

  庞军也不多言,只是轻声道:“请随我来。”便领着来人进了府中。

  一番急行,来至一间密室,庞军才摊开手中骨牌开口问道:“你是何人,为何此牌令主未来?”

  来人除去伪装,不是于穆鬼体还能有谁?

  于穆冷声道:“我乃天鬼道尊麾下,受飘渺大圣所使,来此履行誓约。”

  庞军目透异色道:“天鬼道尊为何没来?”

  于穆回道:“我主夺参时受伤未愈,不能亲自前来,一切事情已交由我来做主。”

  “哦~这事我也所耳闻。”说着他话锋突然一转:“那灵参可曾得到?”

  “呶~就在这里。”说着于穆掏出一个玉盒。

  庞军一见玉盒,顿时眼睛一亮:“可否让我看看?”

  “你还怕我骗你不成?”

  于穆冷笑一声,环看四周一眼,却将玉盒又收了起来道:“我方诚意已足,你是不是也该表示一下呀?”

  庞军略一思索,点头道:“好!我相信贵教之诚。”

  说着挥了挥手,密室各处突然现出数道人影。

  “你们都下去吧!”

  “是~”

  亲信们出了门外,庞军这才布下结界,引于穆就坐。

  “此事太过敏感,故而不得不谨慎为之,望大人勿怪。”庞军将骨牌还于于穆,歉声道。

  于穆接过骨牌,无所谓的摇了摇头:“哪里,哪里!将军本该如此,事关你我两方安危,自要多小心一点。”

  说着收起骨牌,却又掏出一副令牌:“庞军将军,你可认得此令?”

  “这是啊!紫荆王牌!”庞军脸色巨变,如同白纸:“你你是从何处得此令牌?”

  “哼~你看我是谁?”说着于穆摇身一变已换回人身。

  “你你是?”

  “见此令牌如见亲王本人!哼~我是谁你还不明白吗?”

  于穆拍案而起,吓的庞军立即跪伏于地,连连叩首道:“小将不知王爷驾到,罪该万死!”

  “万死?”于穆抬臂怒指:“你枉费帝国对你的信任,辜负紫家知遇之恩。你不思回报,却欲勾结外敌,预谋叛乱,你万死亦不足惜!”

  “小将糊涂!都怪小将一时疼儿心切,猪油蒙了心。求王爷赎罪,王爷赎罪啊!”庞军匍匐于地,痛哭流涕。

  于穆暗道:‘此人却有忠心,自己实力低他许多,他却只是求情,却不生反抗之意。’

  于穆这才脸色好了一些道:“既然你已知错,眼下便有一个让你戴罪立功的机会,你可愿意呀?”

  庞军连连道:“小将愿意,小将愿意!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谢王爷开恩。”

  “好!既如此,你需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  “别说一件,百件千件都行。”庞军见自己不仅未受责罚,而且还能戴罪立功,自然是万分答应。

  “不知王爷要我答应什么事?”

  “很简单,我要在你识海留下一道神识。”

  “这”庞军不由愣住了。

  于穆顿时脸色一沉:“怎么,你要反悔?”

  庞军急忙道:“小将不敢,小将不敢!我知王爷对我放心不下,欲留神识制约与我,可王爷你这修为”

  要知只有修为同等或高于对方,留下的神识才能对对方构成威胁。可于穆修为明显低他许多,这种行为,实令庞军实在不解。

  于穆当然明白他心中所疑,却仍坚持道:“其它你别管,只问此事你答不答应?”

  “答应,小将自然答应。”

  “那就好!”于穆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大伯,请现身吧!”

  于穆话音刚落,室内已多了一人。

  “大大圣!”

  庞军一见此人之威,吓的冷汗直流,同时也暗自庆幸是自己的忠心救了他一命。否则稍有异心,是必死无疑。

  谁能想到于穆身边,竟还跟着个圣人!

  擎天在其识海留下一道神识后,便再次失去了身影。

  于穆看着惊魂未定的庞军道:“好了,此次虽坏了你与万圣教之约,不过你子之事帝国却不会坐视不理。

  我也略通雌黄之术,你将你家麟儿唤来,我看看能不能医。”

  “谢王爷恩典。”庞军再次拜倒,感激涕零道:“小将罪孽深重,王爷不仅不施以惩戒,还要亲自出手救我犬子。

  王爷大恩大德,庞军便是当牛做马,也难以报答!”

  于穆将他搀起道:“庞将军,不必如此。只要你对帝国忠心,帝国自不会亏待与你。休要再客气了,还不快去。”

  “是,是,小将现在就去,请王爷稍候。”说着庞军躬身而退。

  时间不长,庞军已抱着一畸形儿童匆匆返回。

  于穆一见这畸形儿头生的异常的大,神情呆滞,时而清醒,时而又现迷茫之态。最奇怪是,他意识中竟同时传出两种波动,而且是混合在一起。

  于穆大奇,这好像当初赤眉和计生融合后的样子。

  于穆试探着侵入他的灵识,果然发现两团灵魂纠缠在一起,而且其中之一明显是一死灵,但是二者已完全融合交织,根本无法使其分离。

  于穆举起附有灵参的那条手臂,运用灵气,从灵参中逼出一道气息,注入魂灵之内。

  紧接着,神奇的一幕发生了!

  只见交织在一起

  的两道灵魂,如同油水,瞬间分离。

  而且那道死灵,一经脱离,顿时失了灵源,迅速便已消亡。

  ‘这么简单?’于穆几乎都不敢相信这样的结果。

  虽然他对灵参治愈此疾有一定的期许,但这毕竟是从鬼灵之处得来的消息,所以心中也不完全有把握。

  可他万没想到,疗效竟如此神奇。

  他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对症下药,什么是药到病除。

  出了识海,小孩已经清醒。

  “刚才是您救了我吗?谢谢你,大哥哥!”小孩的眼睛无比清明,思维也清晰无比。

  “孩子!你终于恢复正常了。”庞军抱过孩子,大喜过望,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“他不是大哥哥,他是你的大恩人,是咱们全家的大恩人。谢谢!谢谢您!”

  父子痛哭之后,于穆又将他头部进行了整形。在一阵剧烈的骨骼移位声中,孩子的外貌也恢复如常。

  庞军自是又千恩万谢了一番。

  于穆谦虚道:“是你庞家有此善缘,我不过借势而为,你也不必太过放在心里。恭喜麟儿痊愈!”

  “谢恩公!我庞家日后必世代供奉恩公,祈福恩公诸事顺心。”

  ‘供奉!祈福!’于穆暗道:‘供奉祈福自己的人已经太多,自己被人所看中的气运,怕是与就这有关。’

  治疗完小孩,于穆转为正题:“你与那天鬼道尊接触这段时间,可曾发现他的舵口所在?”

  庞军道:“我作为一域守将,虽能为不济,心生不忠,不过却不敢忘了职责。

  那天鬼道尊与我接洽之后,我曾暗中跟踪过他。他曾多次在一处沼泽失去踪影,想必那里不是舵口,也定是他们一处联络之地。”

  “太好了!”于穆闻言大喜:“快将此地告与我知。”

  “好~”

  庞军详细将位置告诉了于穆。

  于穆记下后道:“接下来你要依此计行事。”

  于穆将计划与他讲了一遍,便起身离开。

  一处沼泽地前,于穆鬼体再次现出身形。

  凭着暗灵的指引,于穆很轻松便找到了关键所在。

  沼泽中心,一片泥潭处,咕嘟咕嘟不时有沼气涌出所产生的气泡冒出。

  于穆毫不犹豫,径直便跳了下去。

  神识探出,周围一片黑暗,隐隐绰绰,有一些亡灵生物正在泥潭中静静修行。

  于穆的闯入,立即将所有人惊醒,一只尸瘟飞速来到于穆身前大声喝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来此何为?”

  于穆一看此鬼,已是分身后期修为,显然是此地高层。

  于穆不慌不忙回道:“我乃万圣宫前警卫,此番奉飘渺大圣之命,接替天鬼道尊前来接洽策反之事。”

  “接替天鬼道尊!”尸瘟奇声道:“那道尊大人哪里去了?”

  “他因夺参,身负重伤,已被大圣救回去疗伤了。故而大圣令我代他前来,完成策反之事。”

  “哦~原来是这样啊!”尸瘟点了点头道:“我也听闻道尊大人夺参时不幸受伤,不知大人伤情可重?”

  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

欢迎大家访问:虫虫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2shuku.com/book/3159/46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