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谢安在的表情再次写满了震惊,他看着不远处的苏盏茶,再次抬起手来指这那个方向,说话的声音都扭曲了:“你的意思是说,那个人就是你娘,苏盏茶就是甘望竹,这是几时的事儿!苏盏茶和你一想有些摩擦矛盾,你们俩即便是和好了,也绝对没到这个份上。她怎么可能是你的娘!”

????"对,她就是我娘,但是这会儿,是苏盏茶在操控身体,你见不着我娘的。”苏盏茶明显是听到了夕霜所说的话,转过头来冲着两人翻了个白眼,夕霜可不吃这一套,“你不服气呀,我说的可全是事实。”

????谢安在不敢细想,他手软脚软勉强从地上爬起来,一双眼不住地瞟向苏盏茶所站的方向:“她的个性怎么可能容忍身体里住着另一个镜魄,而且她修为极高,要共生的可能性太小了。”

????“她早就死了,要不是我娘的镜魄融入她体内,没有苏盏茶这个人了。”夕霜只要一想到镜川之心当年就是苏盏茶偷取,才造成眼下这样狼狈的局面,就气不打一处来,再看看谢安在的呆模样,没好气地说道,“哦,对了,你要去谢谢她,刚才是她救了你,,要不是她的出手,你这条小命,恐怕就没了。”

????谢安在真心想说一句,我能要求不用她出手来救我,让我自生自灭吗!他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那么刚才把我从镜川川底救上来的人是她吗?”

????“把你从镜川之底救上来的人是我娘亲,她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救你,身体就重新回归于苏盏茶的掌控之中。她们两人共用一个身体,每次只有一个镜魄能够出现,虽然听起来有些麻烦,可以是不得已。”夕霜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谢安在,“我娘说你的本命镜来历与众不同,应该对目前的情况有所帮助。”

????“可现在镜川控制着我们,没有灵力,无法祭出本命镜,就算我的本命镜有那么一点特殊,拿不出来又有什么用?”谢安在一听救他的人不是苏盏茶偷偷松了口气,苏盏茶和夕霜从来就不交好,要是有一天两人正面交锋,碍于救命恩人四个字,谢安在会有所为难,不能理直气壮的帮着夕霜。眼下,就根本没有这种顾虑了。

????“总会有办法的,我娘可以炼化一部分灵力储存在体内,虽然只有一点儿,只要可以累积。她救了你,肯定不会错的。”夕霜收回了目光,谢安在好歹觉得自在了些,否则被自己心仪的女子,这样紧迫地盯着不放,他还真有些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。

????“只要你娘能说出需要我出手帮忙的地方,一定毫不推辞,尽心尽力。”谢安在并没有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些损伤有多大,可夕霜知道,他们只是做了最简单的修补,无论在时间上还是条件上,实在没有更好的选择。谢安在能撑到几时,可真不好说。正如镜川川底的那些修炼者能够撑到几时,谁也不能说出正确的时间。

????苏盏茶十分不满将她摒弃在外,窃窃私语的两个人,。这些人明明有求于她,偏偏还都很默契地没把她当成自己人:“你们有什么话要说,可以正面说。这样藏头藏尾的,还怎么合作下去!”

????夕霜一抬头,毫不客气地回道:“我们只是在说些私事,和你没什么关系。”

????“怎么没有关系,刚才要不是我出手相救,他已经死了。他身体目前看着还行,你以为就行了吗?真得罪了我,回头就没有人能帮他修修补补了,到时候,还不知道是谁后悔!”苏盏茶扔下一句狠话。

????“我不会后悔的,生死在天,老天爷安排我,能活到几时就是几时。若为了多活一点时间,做不成自己,我觉得,这是一笔亏本的买卖。”谢安在也只有在面对夕霜的时候才容易张口结舌,说不上完整的话,面对苏盏茶这样的,那可就口齿伶俐,绝对不会甘于下风。

????苏盏茶眯了眯眼,上下打量了谢安在一眼:“怎么才刚醒过来,胳膊就要往外拐?我可告诉你了,你身体里千穿百孔的呢,最好别做什么危险的举动,否则到时候连保命的一线希望都没有。”

????“镜川一旦覆灭,谁不是死。”谢娜在看得很通透,“生死不用看那么重,早点晚点而已。相比之下,前辈反而耿耿于怀这些,我们都不在意了。”夕霜听到他说我们时,冲着他一笑,谢安在得了鼓励,但是更心安理得起来,“前辈要是有这空闲,不如想想怎么能够让镜川平复,恢复寂望平原的祥和之态,到时候所有人都会感激你。”

????“我何时要别人感激,我早就不需要那些了。”苏盏茶知道眼前这一个两个,全是难缠的角色,心志坚毅很难说动。苏盏茶不由得在想,在她出事之前,当时的修炼者可要单纯得多,也无用得多。尽管同样在修炼,的确有些比不上夕霜和谢安在这一代人的能力,特别是在面对夕霜的时候,每每都在提醒苏盏茶,她中间假死了近五百年。这五百年年的推陈出新,她没有跟着与时俱进。因此很多想法过于老派,和夕霜的某些选择一比,的确没那么适合。

????夕霜完全能够感应到谢安在此时体虚,宛如重病,尚未痊愈,可她没有办法,让谢安在不参与这一场真正的战斗之中。否则无论是失败,谢安在都会心有积怨,她没有权利去剥夺别人想好要做的事,哪怕知道有危险,哪怕知道是刀山火海,总要有人去做。谢安在站起身来,轻轻地拍了夕霜的肩膀两下:“有你在,我觉得安心,你只管做决定就是。”

????这一次夕霜没有躲避开,谢安在心里其实已经豁达。夕霜的眼睛里只有韩遂一人,同样的韩遂连苏盏茶这样的美人,都可以完全放下,心里头早就只放得下夕霜这一个人。谁也没有办法代替,谁也没有办法抢走。于是夕霜接受了谢安在的轻拍,随即提醒他:“我可和你说明了,我爹和我娘早就有心理准备,为了修复镜川,他们可以牺牲自己。要是这牺牲轮到了你头上,你会怎么选?”

????谢安在笑了起来,好像夕霜问了一个特别傻的问题:“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怎么选,到了那一刻性命攸关的时候,自然会有本能的反应。若是我能平安的回来,我会告诉你,当时我在想些什么,若是我没那个命,你也不用一直记着我。”

????夕霜连呸呸了几声,才瞪了谢安在一眼:“说什么话呢!我们这不都是尽力想要活下去,救人自救,全是一个目的、你要是现在就想着要死了,那我只能替我娘亲后悔,从川底挑选了你,救出了你。”

????谢安在笑眯眯地看她,也不答话。有些事情,他自己知道就好,不用宣扬到人人皆知。

????“你们都过来看看,金川这边又出现状况了。”韩遂不知几时,走到了镜川跟前。离得非常近,好像他只要一弯身就能碰到川水。夕霜拔腿跑到他身边,谢安在方才反应过来,喊他过去看异状。

????夕霜见着川底不停地向上在冒出白色的水泡,水泡越来越大,形成中空的现象也越来越明显,这应该就是韩遂所说的出现状况。水泡中的中空,逐渐大到已经可以藏一个人。夕霜很快想到,水泡往川底沉去,会把修灵者装在里面。没等她开口说道,情景发生了,和她猜想的一模一样。水泡一个接一个地下沉,修灵者一个接一个地被封锁在了半透明的泡泡中。夕霜眼力劲不错,看到其中一个修灵者,虽然脸生,进入泡泡之后,脸色显然是更差。

????这是怎么回事?镜川到底哪里来的力量可以做这么多事?夕霜想明白了自己的问题,要不是为了这样大的动静,镜川何苦要吸收去整个寂望平原的灵力不够,又跑出来,画地为牢,在天地之地吸收着所有的资源,贪婪得像一个无底洞。

????“这些修灵者落到川底以后,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,为什么还要在他们外面装上泡泡?”夕霜总觉得这些泡泡不仅是用来玩耍的,更像是一件兵器中的软甲,一旦穿上了好歹总能遮风挡雨,避枪躲剑的。

????韩遂走到了夕霜身边,沉声说道:“我猜想镜川接下来会有更大的动静,它用泡泡把这些修炼者完全包裹住,是因为她还需要这些修炼者,还需要他们身上的灵力,你明白了吗?”

????他说得这样浅白易懂,夕霜完全没有不明白的可能性了:“你的意思是说川底的这些修炼者身上都有灵力,没有被镜川吸收,他们只是镜川的储备粮韩。”

????韩遂一下子笑了:“储备粮,这个比喻不错,你是怎么想到的?”

????尽管川底的修炼者不少,可夕霜认为镜川要吸食起来,可不是区区这些能够弥补足够的,那么剩下来还有所欠缺的又该怎么办?夕霜很快想到了,一旦镜川发现自己的灵力已经不够,它会把地界扩展出寂望平原。镜川的地界到底有多大,夕霜并不知道,她不像韩遂曾经孤身游历多年,所能所知要比她多得多,而她就算拥有了日月花枝镜,也不过是井底之蛙。

????刚想到这里,夕霜听到很清脆的叮一声,她下意识转过头去看,身后空空一片什么也没有。等她转过头来,刚想和韩遂讨论一下,是不是要选择潜入川底,在泡泡没有把所有的修灵者全部覆盖起来之前,吸收一些灵力,以巩固他们刚才的猜想,也让自己没有那么弱不禁风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虫虫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2shuku.com/book/90902/33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