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沈衣雪和历劫都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,然而,预想当中强烈的金铁交鸣之声,却并未传来。

????轩辕昰手中的战天剑,尚未触及罗天盘,就猛地顿住。

????罗天盘,颜色青黑,材质似乎是某种金属,上面刻满了诡异神秘的纹路,中心微微凹陷进去。

????此刻,这中心的位置,竟然浮现出一个人来!

????一个活人,从罗天盘微微凹陷的中央,缓缓凸显出来,就好像从罗天盘中走出来的一般!

????轩辕昰手中的战天剑,猛地顿住,里这个人,不足半寸!

????这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,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了多半张脸,只露出脏兮兮的下巴。

????她伸出两只脏兮兮,黑漆漆,枯瘦如柴的手掌,一下就抓住了战天剑!

????“我的儿啊——”

????这个声音一出,瞬间就连历劫和沈衣雪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!

????夏氏,原铭的母亲,之前在墨山村中突然失踪,此刻,竟然从白玉沉手中的罗天盘中央,冒了出来!

????轩辕昰也是一愣!

????战天剑停下,只是一种本能,完全不是他的本意,此刻这个还没有完全从罗天盘中脱离出来的人,一开口竟然干嚎了这么一句,也让他瞬间明白过来战天剑猛然顿住的原因!

????只是,当初在墨山脚下,夏氏突然失踪,为何会突然从罗天盘中冒出来?

????就连历劫也想不通其中关窍,他与沈衣雪交换了个眼神,也只能同时确定一件事情,那就是,夏氏的长生不死,绝对与天机门脱不了干系。

????趁着三个人愣神之际,白玉沉口中猛地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,胸口之下的鬼雾翻腾涌动,迅速变换相撞,转瞬之间,凝聚成一只青黑色的硕大全都,照着轩辕昰就砸了过来!

????轩辕昰被这一拳砸个正着,整个人闷哼一声,战天剑脱手,留在了从罗天盘中脱离的大半的夏氏手中,整个人倒飞而出,半空当中,一连串的血珠比玛瑙更加鲜艳。

????历劫飞身而起,同时两道金色的佛修真气从掌心飞出,一道化作金色利剑刺向罗天盘中的夏氏,另一道却是柔柔地接住了倒飞而出的轩辕昰!

????夏氏怒吼一声,举起战天剑就挡,躲在罗天盘后面的白玉沉却是发出一阵桀桀怪笑:“这个人,你们当真敢伤害么?”

????金色的利剑,如同之前的战天剑一般,猛地顿住,离被夏氏抓在手中的战天剑,不足半寸!

????轩辕昰稳住身形,也终于是明白过来战天剑突然不受控制的原因,忍不住爆发出一声怒吼:“白玉沉!”

????白玉沉摇摇头,还抬起空出的一只手掏了掏耳朵,挑衅一般道:“太吵了有没有?老虔婆,去杀光他们!”

????罗天盘中,夏氏已经完全脱离出来,神色呆滞地盯着手中的战天剑,闻言缓缓转身,看着白玉沉。

????白玉沉有些无奈,不耐烦地道:“好好,先放过你儿子!”

????夏氏这才转回头去,盯着历劫和轩辕昰,以及不远处的沈衣雪,双眼当中,凶光一闪,战天剑就被她抓着剑尖,当做锤头一样地朝着历劫抡了过去!

????轩辕昰身形变化,怒吼一声:“你儿子早就死了!”

????他说这话,本也是无意。虽然说他与原铭的真魂曾经共生过二十多年,然而对于这夏氏的印象却着实不佳,因此实在不愿与其扯上关系,更不愿盯着夏氏儿子的名头,让对方放过自己。

????夏氏的眼珠转了转,似乎有一抹血光闪过,随即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嘶吼!

????历劫早有防备,飘然飞出,这一剑就避了开去,却不料一旁的白玉沉已经举着罗天盘再次砸了过来!

????夏氏这一下没有砸中历劫,方向一转,竟是直奔沈衣雪而去!

????轩辕昰心中大急,不顾一切冲出,张开双臂,以自己的胸膛挡住了战天剑的去路!

????夏氏怒吼一声,战天剑一顿,就砸到了轩辕昰的胸膛上!

????轩辕昰顺势握住剑柄,同时也被砸得闷哼一声,鲜血再次顺着嘴角滴落下来!

????沈衣雪也没有想到,夏氏会从白玉沉的罗天盘中冒出来,而且还在一瞬间握住了战天剑,打了轩辕昰一个措手不及!

????她再也顾不得半空当中已经与鬼幽之气混合在一起的青灰色气旋,带着一身的七彩光球就朝着轩辕昰的方向飞了过去,同时朝着夏氏大喊道;“虎毒尚不食子!你知不知道他是谁?!”

????夏氏当然知道,否则白玉沉在说出“去杀光他们”的时候,也不会回过头去,无声抗议。

????只是,她却更知道,眼前这个手持战天剑的男人,也只是她儿子原铭的真魂曾经逗留过的一具躯壳,再加上轩辕昰那句“你儿子早就死了”的话,成功地激起了她心中的怨恨,所以才会一剑柄砸过去。

????轩辕昰握住剑柄,试图从夏氏手中夺回战天剑来,闻言转头,朝着沈衣雪道:“丫头,你放心!”

????与其说夏氏认定轩辕昰是她儿子,倒不如说她更加认定的是战天剑,所以,虽然双手被战天剑的剑锋割得鲜血淋漓,却仍旧不肯撒手,轩辕昰这一夺,竟然硬是没有将战天剑从她掌中夺过来。

????这一声“丫头”再次刺激了夏氏,她转头用两只血红的眼珠子恶狠狠地瞪向沈衣雪,口中再次发出一声嘶吼;“贱人!”

????虽然早就习惯了夏氏的跋扈和蛮横,然而沈衣雪却还是不禁楞了一下。

????如果,她没有记错的话,当初在墨山村的时候,夏氏被她以战天剑削下来一条手臂,还刺下了一只眼睛。

????当时的夏氏,断臂可再生,想死都死不了,也唯有战天剑上的仁圣之力,能够让她正常地受伤。

????可如今的夏氏,再一次双目双臂完好地出现在沈衣雪面前,实在是不由得她不疑惑。

????难道说,战天剑上的仁圣之力,对于夏氏的作用也只是一时的,时间一长,她被刺瞎的眼睛,削掉的手臂,还是能够再生出来的?

????疑惑跪疑惑,沈衣雪手中却没有丝毫停顿,手中的伽蓝冰魄针上,七彩光芒再次氤氲而出,朝着夏氏的双臂就刺了下去!

????如果,夏氏想要躲开,就必须要松开握住战天剑的双手。

????如果,夏氏仍旧发握住战天剑不松开,就必须要硬挨上这一刺。

????夏氏的肮脏枯瘦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,看起来异常狰狞可怖,再次朝着沈衣雪发出一声怒吼,却是含混不清,根本不知道究竟说的是什么。

????不过这也不重要,沈衣雪的伽蓝冰魄针,已经结结实实地刺中了夏氏的手臂!

????夏氏的怒吼瞬间变成了尖锐的惨叫,整个人猛地一哆嗦,就连沈衣雪都能通过伽蓝冰魄针感应到。

????她被刺中的那一条手臂上,逐渐开始扭曲,就好像一截缓缓熔化的蜡烛,顿时软塌塌地垂了下来,再也无力握住战天剑。

????轩辕昰趁机发力,从只剩下一只手握剑的夏氏手中,猛地将战天剑夺了出来!

????夏氏再次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,当初被沈衣雪刺中的那一只眼睛当中,血泪汩汩,顺着枯瘦的脸缓缓淌下,却在从下巴上滴落的一瞬间,化作了一缕淡淡的青黑色雾气!

????与此同时,那一条被伽蓝冰魄针刺中的,软塌塌地垂下的手臂,也“咔嚓”一声,从肩头脱落,缓缓化作一道青黑色的雾气。

????鬼雾!

????夏氏的这一只眼睛和一条手臂,竟然全都是鬼雾所化!

????而方才的沈衣雪,却根本就没有感觉出来那是鬼雾,一度以为那就是真实的血肉之躯!

????究竟是什么人,竟有如此能力,不但能够在墨山脚下,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夏氏,封入白玉沉的罗天盘当中不说,还以鬼雾为其凝聚出一条手臂和一只眼睛来?

????这个疑问也只是在脑海当中一闪而过,眼前的夏氏就再次发出一声怒吼,用仅剩下的一只手臂,朝着沈衣雪猛地抓了过来!

????轩辕昰重新将战天剑握在掌中,见状不假思索地挺剑而出,朝着夏氏那唯一的一条手臂就迎了上去!

????只是,这一次的战天剑,却根本不受他的控制!

????这一剑倒是极快,后发先至,乍看上去,就好像是夏氏的手臂主动朝战天剑的剑锋上撞过去一般!

????然而,就在夏氏的手臂离战天剑不足半寸的距离是,战天剑竟然剧烈地颤抖起来,生生地偏离了位置!

????不过这个时间,却已足够沈衣雪飘身避开。

????轩辕昰则是整个人都被战天剑带着,谢谢出去了三尺左右,这才堪堪停下了身形。

????如果说,战天剑当中,还有原铭残存的意识,不愿伤害夏氏,那么当初在墨山村的时候,沈衣雪握住战天剑的时候,却能够轻而易举地削断夏氏一条手臂。

????可如果战天剑已经是纯粹的一把剑,再没有人的意识,为何此刻竟然表现出不愿轩辕昰伤害夏氏的意思?

????沈衣雪看着轩辕昰被战天剑带偏,疑问再次从心中浮现了出来。

????然而此刻根本就没有时间给沈衣雪去仔细思索这个问题,夏氏的独臂就再一次狠狠地抓了过来!

????沈衣雪想也不想,手中的伽蓝冰魄针就朝着她脏兮兮的手掌刺了过去,正中掌心!

????夏氏再次发出一声哀嚎,掌心当中却并没有鲜血渗出,反而是冒出了一股淡淡的青黑色雾气!

????没有鲜血,被鬼雾充斥了身体的,还能算是活人么?

????沈衣雪直觉的战天剑的突然变化,应该与夏氏体内的鬼雾有关,然而具体如何,却仍旧是不得其解。

????她也就不再想下去,专心应对着发了疯的夏氏,带着一身的七彩光球躲来躲去,时不时抽冷子刺上对方一下。

????与此同时,整个极乐间半空当中的那一层鬼幽之气,突然开始翻涌起来!


欢迎大家访问:虫虫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72shuku.com/book/91003/492/